首页 姓氏渊源 姓氏族谱

寻亲寻根

田氏文化 田氏分布 田氏企业 名人传记 活动祭拜 田氏起名 宗亲登记 求助知道 联系我们
本站公告

田氏各地谱务办事处及联系方式 http://www.tsjp.net/news.asp?cataid=A0003   出售银杏树,银杏小苗,银杏种子,电话:15189465811 www.yinxingxiaomiao.com

——姓氏渊源
 

姓氏略考-田姓-姓氏渊源 田[,读音作tián(ㄊㄧㄢˊ)]

一.姓氏渊源:

第一个渊源:源于妫姓,出自春秋时期齐桓公封妫满之后妫完之封地,为陈氏所改,属于以封邑名称为氏。

据史籍《史记·田完世家》及《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古今姓氏书辨证》等资料记载,齐桓公封妫完于田地,其后子孙以地为氏,称田氏。相传帝舜当天子之前,帝尧把。两个女儿嫁给了他,让他们在妫汭河边居住,他们的祖孙有留在妫汭河一带的,就是妫姓。

周武王灭周后,建立了周朝,便追封前代圣王的后人,找到了帝舜的后裔妫满(帝舜之子商均的第三十二世孙)。武王封妫满为陈侯,史称胡公满、陈胡公。春秋时,陈桓公的弟弟在陈桓公死后杀死了太子免,自立为陈历公。太子免的两个弟弟欲报杀兄之仇,就趁陈历公去蔡国时把他杀了,兄弟二人相继为君,就是陈庄公和陈宣公。陈宣公晚年打算立宠姬所生的儿子为太子,就把先前所立的太子御寇杀了。

陈历公的儿子叫陈完(妫满的第十世孙),他同御寇的交情很好,御寇被杀后他怕被株连,便逃到了齐国。齐桓公就将他封于田地。陈完因为逃到了齐国,不愿用原来的国名为氏,遂以采地为氏,改称田氏。传至田和任齐国相国时,他将齐康公放逐到海上,自立为君,于是,姜姓齐国成了田氏齐国。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田氏代齐

第二个渊源:源于姬姓,出自明朝黄姓所改,属于避难改姓为氏。

明朝初年有辅佐惠帝的黄子澄,因废削诸藩之权,而引起了靖难之祸,京师不久便被各诸侯攻破,黄子澄被俘获,不屈而死,他的儿子为避祸而改名换姓为田终。后子孙也以田为姓,称田氏,多在北京附近。又据史籍《明史》记载,明初有辅佐惠帝之黄子澄,因上削藩之策而激怒诸侯,被杀。其子黄子经为避祸改为田终,迁居今湖北省咸宁一带,后世子孙也以田为姓。

第三个渊源:源于各民族变姓,属于汉化改姓为氏。

出自其他少数民族。如并州田氏源出匈奴,金时女真人阿不哈氏,汉姓为田,清时贵州思南府土司姓田,为白族,西夏人有姓田者,如今苗、瑶、彝、土家、回、蒙、藏、满、朝鲜族等有此姓。

得姓始祖:田完。

公元前十一世纪,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他追封前代圣王后人——舜的后裔妫满为陈侯,史称胡公满。传到胡公满十世孙妫完时,陈国宜公杀太子御寇,妫完与御寇私交相厚,妫完恐祸及己,便逃于齐国。妫完为人谦逊有礼,一向很有贤名,齐桓公很赏识他,就任命其为公正(管理工匠的官),并封他于田地。其后子孙就以采地为氏,称为田氏。他们尊田完为田氏的得姓始祖。

二.各支始祖:

田汝源:字世本,行千十二宋景炎元年由明经贡举授上虞需学教谥遂卜居上虞永丰乡东朴五车堰南双石桥北卒葬五大夫里连洒北之凤凰山,配倪氏,子三长允隆,随父住上虞文允迪,七月十八日寅时寿,七十一葬宅巷口堑地,子五长日清,次日和,次日升,次日明,次日兴。是为浙江上虞永丰乡田氏始祖。

田汝源:字世本,行千十二宋景炎元年由明经贡举授上虞需学教谥遂卜居上虞永丰乡东朴五车堰南双石桥北,卒葬五大夫里连洒北之凤凰山,配倪氏,子三长允隆,随父住上虞文允迪,原住曾稽,次允良徙居郑东。是为浙江上虞永丰乡田氏始祖。

田养纯:寿字辈(包括寿字)为上十四世,山字辈(包括山字)为下传十二世。后世者应一律以十二辈字顺序严推,不得擅改(乳名不在其限)各代应将 辈字放在中间,十二字间先后顺序,如后有慎重追远者,再以要下延。山西八甲口田氏始祖。

田旺广:字仁可,公自吴迁湘第二下都即今一坊,卓然自立而才足幹理垂裕昆,元仁宗皇庆元年壬子生,明洪武己巳没,葬今二都龙兴寺后中嘴辰山戌向。元配:陈氏,生没失考,葬今一都地名新研舖落田。生子一:田经。湖南田氏始祖。

田 袁:清光绪癸卯甲辰间余在项城袁公幕府今都统田山,中将任都練公所教練处总辨为修相见礼之始中将虎,而蚪顧昐英伟余洒然異之民国以后余任机要局局长,中将任允州镇守使每人都必班荆道故欢若平生时项城将任为河南督军议定未果民国四年内调陸军部,次长退食余輙与余小饮旗亭指书军如书沙聚米,洪之役中将直言无隐君遂成患难之交居当谓,天挺英奇必磅礡積而出之君家世必有过人者岁,夏日余避暑于张家口荷中将适馆出临检田氏雨世清芬録见未敬授而读之乃知君雨世重若孝行,有非人情所能堪而节母茹荣含辛益彰懿宜其篱生,英为国干城古云为善之报不于其身必于其子孙,吾于田氏见之矣嗟乎国之昌也積德累行必世而后仁,家之兴衡困虑心历久而后显祖宗经当造如此其,难而子若孙双其余荫或乃猖狂态肆墮其家声九京有,灵能无隐痛余之所以重君者在其治事精勤而又深,自歙抑不莫利不鹜声华国署无捋蒲之声宝僚有文,字之乐余旅食数日见君日必球一小时开步一小时,余则山立整襟習右军书数小时虽祭征之雅歌投壶,陶醒公之连習勤何以加兹然则节母为不朽矣敬书,数语戏诸卷耑。是为河北临榆田氏始祖。

资料有待补充。

 
 
求助知道
 
 
 
 
田氏文化  
 
内容正文  

《田氏族谱》睦族堂存本原谱之“家规、戒条、家训”
发布时间: 2012-3-22 21:09:52 被阅览数: 9323 次 来源: 田氏家谱网

家  规

一、护祖茔

茔乃先人形骸所托,后代子孙所凭。苟非春秋祭扫,恐历年久远,不识高曾以上之墓,将开他人侵占之门,则保护之道诚不可忽。自今吾族坟山,互相保护,不可任其崩颓。远者近者,逐年两次瞻扫。勿吝物力之艰难,且勿过信风水,越分盗葬。更勿希图小利,暗地售卖,立望石藏墓志。庶后代子孙不致遗忘,他姓不敢侵占,此尊祖敦本第一要务也。吾族其悉遵之。

二、修祭祀

先王之制祭祀也,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季秋祭祢,月朔必荐新。盖缘情以定制,因时以起义。凡以达报本,追远之意焉耳。迩时视祭祀为虚文,置苾芬于不讲,毋乃谓物力之维艰乎!究之一岁之中,或鲜衣美食,或趋炎附势,以及演戏游玩等事,虚费银钱不能保,其必无独于祖宗,淡泊无情,殊非仁人孝子之心。试思今日享用,乃系何人创立,即使祖父无遗,当揣身从何来,亦是祖父积德所致。愿吾族孝子顺孙,或祠祭墓祭,宁减己身之用度,以丰祖先之俎豆,不可草草了事。况今日之子孙,即异日之祖父也,尚其细之。

三、立祠宇

族谱既修,祠宇尤重。盖祠宇者,乃祖宗凭依之所。坐山朝仪,明堂砂水,停妥可观。楼厅墙壁,何必华丽。主位座次,毋容紊淆。祠宇中宜择老成之人照守,务要洁净。勿任闲人喧哗其中。至春秋祭祀者,亦宜肃静。展如在之诚,庶先灵得享其血食矣。

四、慎丧葬

丧葬称家有无。力所得为,则为之,家富不得脱略省事。力不能为,不得妆饰体面。近有酷信风水,亲殁停柩不葬,只想贪谋阴宅,希图子孙富贵。设一旦时势变迁,将亲伤毁暴露,不能归窆,不孝之罪,夫复何言?愿吾族凡遇父母疾病,预先备办衣衾棺木。殁则加意收殓,即择土厚之处,停当安茔。使不为道路,不傍沟洫,不近城市。殁者安于九原,存者庶无遗憾。此丧葬之不可不慎也。

五、孝父母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为人子者,值亲存之日,菽水承欢,鸡豚将敬。有事则躬代劳苦,有疾则亲尝汤药。有过则讥谏,不得陷亲不义,得罪宗族乡党。若遇继母庶母,或有不慈,为子妇者,愈加敬顺,久之自感而化。更有中年丧偶,晚景凄凉,低首扪声,情态难堪,子妇尤殷勤问慰,孝养有加。若亲殁后方悔养之疏缺,子职之多亏,业已晚矣。诗云:明发不寐,有怀二人。可不思欤。

六、敬长上

王制曰:父之齿随行,兄之齿雁行。盖示人事上事长之道也。故凡卑幼,虽极富贵,其事长上拜揖必须恭敬,言语必须逊顺。进退有序,坐作有度,乃不失长幼之节。倘以长上贫贱,遂颠倒坐次,呼名道姓,叫你说他,背手盘足,拍肩引袂。甚至父立子坐,或父子对坐,叔侄并行,或竟疾行,种种恶态,难堪见闻。吾族或有此等不肖子弟,父兄急宜训诲,族长力为化导。毋令轻浮成习,贻笑乡邻。

七、友兄弟

小雅云:兄弟既翕,和乐且耽。乃知兄友弟恭,则太和之气在庭帏间矣。尚论古人泰伯、仲雍、伯夷、叔齐,让国高风邈不可追。然而天伦至性,可不思以敦之乎?故兄必友爱以待弟,弟必恭敬以事兄。一切田宅钱谷,毫不较量。家常琐屑,万事悉忍。彼妇人者,方且顺吾意,以爱吾兄弟。讵敢出私言以相间哉。诗曰: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尤矣。斯言宜三复之。

八、睦乡党
 
乡邻梓里,接埌联处,与我有相需相济之谊,断不可有相争相斗之为。倘恃富骄贫,挟贵傲贱,一言不合,怒气相加,如此恶习,殊属可悲。吾族务敦亲睦之风,岁时伏腊,慰问必周,嫁娶丧葬,庆吊必及。山林田宅,各安其界,毋越分侵占;牺牲六畜,各宜收管,毋放纵践踏。间有是非,须从容理论,毋遽出恶言。此和睦乡党之至要者,其遵行之勿忽。

九、重师傅

栾共子曰:民生有三,事之如一。乃知师与君父并尊,而有成已之功,夫诚不可以不隆重也。近见村庄之家,简贤弃礼,则师长不得以道自重,弟子无以生其畏敬。而进修其德业,吾族延师课子,务宜外尽其礼,内尽其诚,殷勤款洽,宾主相得,使其子请业于门。积此诚意,岂有不受其益者。周茂叔曰:师道立则善人多。是言极说得郑重。

十、勤诗书

世间好事无如读书。盖显亲扬名,必从读书做出。希圣希贤,亦自读书造成。倘功名不就,而腹笥便便,自然撇俗,较之胸无点墨之俦,居轮奂,齿梁肉,乘肥马,衣轻裘,更有高下之分矣。即或家贫执笔课馆,弟子奉为先师,学东尊为西宾,亦是读书乐境。愿吾族子弟,发奋读书,勿贪近效,勿半途改业,故曰:不患主司之不明,但患学业之不精。此言良足思矣。

十一、力耕种

有田不耕仓廪虚,仓廪虚兮岁月乏。乃至当不易之论,苟不察乎此。每日游手好闲,将耕耘失时,收成有欠。势必扯东补西,称贷不已,冻馁立见矣。凡吾族当知稼穑艰难,勿畏胼胝之劳,勿避风雨之苦。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务宜早图,切莫迟延。稍有盈余,便当蓄积,慎勿泥沙妄用,庶几遇荒有备。至于家常园蔬,亦要四时灌溉,毋令旷土。此务本力农之至计也。

十二、肃闺门

处家之道。务要有规矩,若妻妾任其艳妆,妇女听其游玩,甚至看戏观灯,实淫乱之阶耳。凡我族必须夫教其妇,亲训其女,使其勤纺织、孝翁姑、睦妯娌,夫唱妇随,相敬如宾,外言不入于阃,内言不出于阃。男女不杂坐,叔嫂不通问,勿谈戏言,勿轻嬉笑,闺门严肃,庶不致贻笑乡邻。

十三、尚节俭

孟子云:食之以时,用之以礼。盖务节俭,以留有余,不欲奢侈,以致不足也。近世恶俭好奢,物物求精,事事要好,一有不备即不当。意吁,天地生财,只有此数。祖宗创业,愿后守成。骄奢淫佚,安保消亡之不立至乎!今与吾族约,宴宾待客,量家施为,嫁娶丧葬,称家有无,若夫家常日用宫室,不必轮奂,衣裳不必华丽,饮食不必膏梁,器具亦宜质朴,如此不特持家有要,亦可为子孙惜福。
 
 

戒  条

十四则

一、戒忤逆
 
凡人莫忤逆子,忤逆还生忤逆儿,旨哉斯言,直可当晨钟暮鼓,发人猛省。无如世人不察,或因家产细故,忿争于二人之前,或听枕边长舌,抵触双亲之怒。噫!是何父母之不重,而重此身外之物也。吾人幸际升平,躬逢盛世。正宜及时孝养,以尽人子之职,倘奉养有亏,犯乱忤逆,绳以家法,请以国法,决不宽恕。

二、戒斗殴

唾面自干,师德堪风,戒之在斗,圣训昭然。今人多不理会。每遇小忿,或拳足相加,刀棍相搏,致成人命,大可痛惜。今戒吾族,毋以富欺贫,毋以小加大,毋以强凌弱,毋以少犯长。纵有横逆相投受之,不报此时彼时即。强蛮人自感而化。若两相斗殴,非我伤彼即彼伤我。孔子云: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可不敬欤。

三、戒争讼

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此言虽粗,实是至理。今人每因小忿,挟气争讼,竟至鬻产不悔。亦何?惑之甚也。故凡些微口角,务宜息心静气,一含忍便了,即情关切肤,势迫无奈,亦必投明族属里甲,听其公论。可已则已,庶几官不烦而吏不扰,身可保而家可全,方为盛世之良民。

四、戒拨唆

谚云:劝人终有益,唆竦永无功。此教猱升木,古人之所戒也。近来人情浇薄,说长道短,背后刁唆,拨是弄非,挺身为证,所在多有。吾族凡闻有争斗,不待告诉即须竭力排解,曲为劝释,秉公持正,务令两平。如再三处分不从,听其自作主张,毋模棱两可,酿成二家之嫌;毋颠倒是非,构起二家之祸。不惟免罪于公庭,亦可见存心之厚矣。

五、戒悔婚

礼莫重于婚姻,上事宗庙,下继后世,故议婚一条最宜慎重其事,而不可忽。近见世俗,每因一言契合,或指腹为婚,或襁褓下聘。及至长成,或因恶疾无赖,或因家贫远游。一旦寒盟负约、构讼成仇,爱此害多矣。可不戒哉?司马太尉尝曰:吾家男女必俟既长,然后定婚,或通书不数月必成婚,庶无此悔。《律》又云:凡男女定婚之初,若有老有残疾,或出通房乞养者,务宜两家明白通知,各从所愿,依礼聘定。此旨亟宜恪遵。

六、戒赌博

士农工商,各有恒业,斗牌掷骰,乃牧猪奴戏耳。今人不以为下贱,反以为乐事。整日三五成群,喝雉呼卢,有正人君子禁之不可迨。至家产荡尽、贫无立锥,或做梁上君子,或为沿门乞丐。噫,良可叹矣?吾族子弟,勿蹈斯弊。况禁止赌博,国有律法,尚有懔诸。

七、戒淫行

谚云:犯着奸情家易破,养成色病药难医。二语为人顶门一针,真觉毛骨悚然,窃不解世之人不亲君子、不接正人,只想风花雪月、游嬉度日,岂知天道难容、神人共嫉,一朝败露,小则亡身丧家,大则覆宗绝嗣。那时悔之无及。族姓子弟务宜破色魔之障。国法昭彰,懔之勿忽。

八、戒奢华

古人有云:言不可说尽,事不可做尽,福不可享尽。若贫贱之人,固以俭约为尚。即富贵之家,因其丰足,用如泥沙,则骄奢实淫邪之渐。虽暂时荣华,亦不能久享矣。吾愿吾族子弟,凡宫室衣服不必过于美丽,日用饮食惟是安于淡泊。不独蓄财,亦可为子孙留福。孔子曰:与其奢也,宁俭。尚其三复之。

九、戒刻薄

忠厚乃处世之道,刻薄非君子之行。近有重利忘义之辈,升斗星秤轻出重入,布帛钱米刻陷贫穷,虽至亲深交,见其困乏毫无体恤之念。今虽富足,安保异日亦富足乎?昔有一祝姓者,刻薄成家。一日,龙出宅下,人物财产尽沉于潭。后人名曰祝家潭。此可知天道循环,报施不爽,可不猛省?

十、戒轻生

为人须体乾父坤母之德,全受全归。斯无愧怍。苟好勇斗狠,撒泼图赖,或悬梁溺水,或服毒自杀,不惟不重父母遗体,且伤天地好生之心。万一经官相验,终属轻生,置之不究,岂不大可惜哉?凡我族姓,当各惜身重命,为天地间之完人可矣。

十一、戒左道

圣贤教人崇尚正学。自异端杂出,凡妮妈释道俱兴,正学相左一为所惑。大则起弑夺之祸,小则至奸盗之萌。其危害可胜言哉?吾人读圣贤书,自当非先王之法言不敢言,非先王之法行不敢行。诸如左道之流,务宜拒绝,概弗与通。孔子曰:索隐行怪,后世有述,吾弗为之。尚其口诵,心杂勿忽。

十二、戒越占

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无如世道不古,窥视成风,见人财物,思为己有,占人田宅,忘作己业。是非相争,讼端不息。此皆不安分守己之所为也。故愿与吾族约:勿取不义之财,勿图非分之业,存些心田留与子孙,耕种便是良策。且能悠久。

十三、戒宰牛

记曰: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况牛乃上天元武之精,下民衣食之福,非郊社不敢用,非大神不敢享,是虽元后犹无。故而不杀之,矧六畜之中,牛独辛苦,仰事俯畜,咸攸赖焉,竟忍以口腹之,细而割剥鼎镬,宁不为之寒心乎?语云:他养尔家尔食,他肉纵无果报,能无愧欤?且国法森严,戒之戒之。

      十四、戒为非

    天下最可耻者,莫甚于为非。一流人耳,自耕读两途外,百工技艺,非不可以营身而糊口,而乃寡廉鲜耻,逾墙穿壁,以致身罹法纲,死而无悔,何愚昧之若此乎。吾族清白相传,历无歹人良可幸也。
 
 
家训:朱夫子治家格言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勿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馐。勿营华屋,勿谋良田。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奴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居身务期质朴,教子要有义方。勿贪意外之财,勿饮过量之酒。与肩挑贸易,勿占便宜;见贫苦亲邻,须加温恤。刻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兄弟叔侄,须分多润寡;长幼内外,宜法肃辞严。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丈夫;重资财,薄父母,不成人子。嫁女择佳婿,勿索重聘;娶媳求淑女,勿计厚奁。见富贵而生谄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居家戒争讼,讼则终凶;处世戒多言,言多必失。勿恃势力而凌逼孤寡,勿贪口腹而恣杀牲禽。乖僻自是,悔误必多;颓惰自甘,家道难成。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依。轻听发言,安知非人之谮诉,当忍耐三思;因事相争,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再想。施惠无念,受恩莫忘。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人有喜庆,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欣幸心。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馀欢;国课早完,即囊橐无馀,自得至乐。读书志在圣贤,非徒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守分安命,顺时听天。为人若此,庶乎近焉。



  • 永定田氏源流考 第二章 世次
  • 定田氏源流考 第一章 来源

  •  
     
    版权所有:田氏家谱网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